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ol小說 > 都市 > 我的圍城,你的圍場 > 第1章

我的圍城,你的圍場 第1章

作者:成建,李希陳菲,齊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31 17:39:29 來源:番茄

路上行人匆匆過

冇有人會回頭看一眼

我隻是個流著淚

走在大街上的陌生人

如今我對 你來說

也隻不過是個陌生人

看見我走 在雨裡

你也不會再為我心疼

曾經心疼為何變成陌生

我隻想要和你一起飛翔

管他地久天長

隻要曾經擁有

我是真的這麼想

曾經心疼為何變 成陌生

愛情就像人生不能重來

這些道 理我懂

……

教我如何放得下

……

不覺中,眼淚模糊了我的視線,我最心愛的人,為何我們什麼都冇有做錯,卻讓我們如今變得陌生,叫我如何放的下,即使我通過無數的努力讓自己釋懷,想方設法讓自己淡漠這種傷痛的感覺,可曾經心痛的感覺,這一刻因為這首歌曲再次浮上心頭。

我始終無法忘記那一幕,她眼淚婆娑,提著行李箱走出走出我們的小屋,我感覺整個世界都要塌陷了……

幾天前,我在社交平台認識了一位抑鬱症女孩子,每天以淚洗麵,徹夜失眠,靠藥物維持,我新增了關注,給她寫下了以下留言:

“小妹妹,我關注你很久了,彆在家裡待了,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你會耗儘生命的。你應該去闖一圈,走滇藏線214轉318,去拉薩朝聖,然後去新疆滑雪,再去中原看古城,最後去哈爾濱看冰城,冇錢了就到一個地方做短工,然後學一門手藝,隻要不怕苦,一直走,直到一天你遇上讓你停下來的一個人。相信我,這些我都經曆過,漫長且黑暗,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日照金山,看到了雪山彩虹,我才發現,人生有還有彆的選項,想不想體驗一下站在海拔4800米的雪地裡,雪花滿天飛,天色昏暗,再加高原反應,是什麼感受?當我看到神奇的山澗彩虹的時候,那一刻我釋然了,不再耿耿於懷,念念不忘”

這不僅僅是寫給她的,也是寫給我自己的,這是我離開杭州那座傷心之地後,我內心的真實寫照。

一年前,我一路南下,先是到了成都,繼續南下去了那座滿是木棉花的城市攀枝花,後來又去了麗江,在酒吧認識了阿朵,雨崩的客棧老闆,她把我帶到她的客棧,在這個梅裡雪山下的小山村,我在這裡待了將近三個月,我喜歡這裡,抬頭就可以看到雪山,走幾步就是鬱鬱蔥蔥的山林,運氣好還可以看到金絲猴。

原本我準備沿著214國道進入藏區,然後沿318國道去然烏。但我突然接到一個噩耗,奶奶惡性腫瘤晚期,我中斷了旅行,回到鄭州,就在鄭州找了一份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可以陪她,可不到一個月,她就走了……

我在失戀與失去至親的雙重打擊下,度過了人生最漫長最黑暗的時光,經常獨自一人在酒吧喝的爛醉如泥,直到老成(我爸)一耳光將我抽醒,說了一句,“你對得起你奶奶嗎?你這樣如何能讓她走的安心!”

當晚我又是哭又是吐,放聲痛哭,彷彿哭乾了眼淚,吐出了心肺,老成照顧了我一晚上。

第二天老成就走了,給我留了一張字條,從那天開始我便重新整理自己,不再渾渾噩噩度日。

………

今天,在結束了一天工作,我騎著從四廠淘來的二手山地車,晃晃悠悠的騎往住處,CBD的商務外環路,人行道上,映著夕陽餘暉,我有點小愜意,不急不忙,斜挎包在我身前搖晃著,嘴裡吹著口哨。

要是曹陽在旁邊,我一點也不介意他罵我一句二流子,我會還他一句,信球。

這時,斜挎包裡的手機響起來,是曹陽打來的,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我拿起手機接聽。

“喂,信球!”

“你大爺的,成建你個二流子!”曹陽罵道。

“哈哈…,不好意思哥們兒,禿嚕嘴了”“曹總,有啥吩咐?”

“前段說好的,宿舍幾個兄弟聚聚,你都回來一年多了,也冇請兄弟們吃頓飯喝頓酒,今天張磊正好在,叫上王傑,咱們一塊坐坐,你個坑比,不許放我們鴿子。”

自從去年我從杭州回來,時間也有一年多了,我基本上也冇參加過同學之間的聚會,我不喜歡這種聚會,因為現金社會,到哪都是一個吊樣,男同學比車,女同學比包。

我和曹陽,張磊,王傑,是大學室友,我們在鄭州一所大專學校畢業,如果說河南考生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毫無疑問,我們就是被擠掉河裡的那一批人,遊到對岸,一直是我們的夢想。

擠掉我,我能理解,畢竟我高中隻努力了一年,我也不冤枉,自認為有點小聰明,卻比不上彆人的持之以恒,也曾名列前茅,最後一次模擬考,我考了580多,我一度以為我可以上個好大學,現實再一次打臉,偏科徹底暴露在高考之中,數學130,英語81,無奈我隻能去上個大專,就這樣帶著落榜生的名聲,外加250圈的緣分,我們被分配到一個宿舍,成了大學三年室友,在一起上學時間也就兩年半不到時間,說感情有多深厚也不太現實,要說冇點同窗情,也不可能。

所有同學中,唯獨曹陽成了我認可的老鐵,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說的就是我和曹陽,因為我們一點也不介意彆人叫我混子,打架鬥毆這種事兒,也是家常便飯,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有一樣算一樣,我們一致認為學生的錢是最好掙的。

接到電話後,我稍顯猶豫,不是不想去,在經曆了一些事兒之後,有些麵子上的東西,多少會有些看淡了,不想去的原因是我自己答應了公司同事李希,幫她搬家。

李希,是我在公司關係比較好的女同事,是在鄭州一所本科院校畢業,長相偏甜美,也就是傻白甜那種,比我晚三年畢業,是我們公司的專職文案策劃,由於平時工作上需要交際比較多,相處又多,人也比較活潑開朗,所以關係處的特彆好,我和小丁是我們公司的全案策劃,所以就和我,小丁,成了策劃三人組,我們自稱“策劃三劍客”。

我所在公司是在房地產商業策劃公司裡一個普通的小公司,辦公室人數加起來也不到20人,算上項目上的銷售及經理,也不到100人,放在其他行業也算是小有規模了,但在我們所在的行業,真不算什麼,就拿我上一份工作所在公司,我們在紹興一個項目,光銷售就有足足80號員工。

我現在所在公司,叫德威房地產策劃有限公司,有兩個老闆,一個負責業務,一個負責管理;負責業務的老闆叫金成,我們都叫他老金,老金為人隨和,因為不負責管理我們,所以關係比較好處;管理板塊是李寧波負責,我們都叫他老黑,不是說他有多嚴肅,而是長的比較黑,他對我們這些下屬,要求不高,隻要把活乾好,至於遲到請假這種事兒,隻要不過分,也都不是事兒。我喜歡這種寬鬆的氛圍,這種氛圍有利於我更好的發揮自己的特長,在營銷和策劃方麵,我可以大膽的展示出來,至於甲方爸爸能不能接受,就不是我的問題了,在我上麵還有一個策劃總監的職位,也就是我的直屬領導,王強,比我大三歲,長著一頭花白頭髮,不到三十歲,硬是表現出四十歲的模樣,這也太著急了吧!

我是乾活的,溝通甲方這種事兒,不需要我操心,至於方案改改這種事兒,隻要第二天把溝通結果給我就行了,作為一名專職策劃師,每次與甲方溝通結果及調整方案,必須以書麵形式確認後,才能到我這裡,這種溝通纔是最有效的,可以避免很多無謂的改改改,這是我從上一份工作得來的經驗,在我的建議下,開始在我們公司執行起來,效果非常的顯著,公司運作效率在短時間內提升很多,冇有用太長時間,我就融入了這家公司。

正當我想著怎麼回答曹陽的時候,對麵的聲音換了一個人。

“成建嗎?我是張磊”

“喲,磊哥啊,你跟曹陽在一塊兒呢”

“是啊,我們就等你了,我大老遠的西郊跑過來,你可不能不來啊,我從我們老闆那要了半瓶五糧液,這酒不錯,等你來哈”

“喂!成建,趕緊的,麻溜過來,彆恁多事兒,王傑已經在路上了,我們在大石橋老狼等你,死等!”,這次換成了曹陽的聲音。

“得,你們這是趕鴨子上架啊,我不去都不行了,等我到家,把車子放家裡,我打車過去。”

“好…,”

“我掛了啊,騎車呢”

我隨即掛了電話,這弄的啥事兒,發愁李希那該怎麼說,我把山地車停在路邊,點了一支菸,蹲在馬路邊,想著怎麼回李希,一邊思索一邊吐著菸圈。

在春夏交替的季節,黃昏時候,也不算很熱,正當我想著怎麼回覆李希的時候,對麵一輛白色奔馳停了下來,一個穿著白色紗裙的女人從車裡下來,一頭直髮披肩,白色襯衫,皮膚細膩,彷彿透著光,帶著淺淺的笑容,走向另一個女人,兩人走到一起親切的打著照呼,有說有笑的,看兩人樣子應該是閨蜜,夕陽餘暉灑在臉上,無限美麗溫柔,但凡是個男人,下一刻就會淪陷。

這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我拿起手機,是李希打來的。

“喂,怎麼了?李希”

下一刻,電話裡傳來李希的憤怒聲音

“成建!你下午答應我,幫忙搬家的,多大功夫,你就忘了?”

“冇忘,就是突然反應不過來”

“一點誠意都冇有,你要是個男人,就要說話算數,趕緊過來幫我搬家,”

“你看你,彆那麼極端嘛,你也可以找女人幫你搬嘛,不一定非得找男人,又不是找男朋友”

“成建!”,李希憤怒著吼道。

“怎麼了,我在呢”,我不痛不癢的回著,下一刻我就像點燃了炮仗一樣。

“你這個賤人,王八蛋,答應彆人的事,說話不算話,你算什麼男人”

“哎,我又冇說不去,你這麼大呼小叫的乾啥?”

“你啥時候過來,我這有兩個大箱子,扛不動,死沉死沉的!”

“我…,那個啥,大箱子留下,我能不能明天幫你搬,著急的話,我晚點去幫你搬,我約了大學同學,吃完飯就過去搬”

“明天不行,我有東西晚上要用”

“啥東西晚上要用啊,明天不行嗎?”

“你懂不懂點常識啊,女人晚上要卸妝,洗臉護膚,我一堆化妝品晚上要用的,還有,我明天要穿的衣服”

“你把這些東西拿出來帶走不就行了?”

“我怎麼知道我明天要穿什麼衣服?”

“你每天穿什麼衣服不都是提前計劃好的嗎?”

“我每天穿什麼衣服,都是看心情的好吧?心情好了我就穿淺色衣服,心情不好就穿深色衣服。”

“那好吧,我晚點幫你搬。”

“那你早點去搬啊,太晚了,我就休息了,要不是冇有電梯,我才懶得叫你這個混蛋去幫忙,就知道你不靠譜。”

“好吧,我不靠譜,我儘量早點去。”

“那好吧,拜拜”

“拜拜…”

我掛斷電話,發現剛剛那個女人已經走了,車子也不見了,心中一歎,淨耽誤看美女,收回目光,我趕緊往家騎去。

我住的地方離公司不遠,直線距離也就兩公裡,但要走高架下麵涵洞,彎彎繞繞大半圈,我住的是一個回遷房小區,鄭州有很多這樣的小區,都是一些城中村改造過來的,這種拆遷是一個造富的工程,拆遷戶會得到幾套房子,還有一大筆補償款,所以就有了“拆二代”這個形象的名詞!我的房東就是這樣的一個富婆,五十多歲,我一般都叫她芳姐,對這個稱呼,她很受用,隻要按時交房租,啥事兒冇有,但房租確實不便宜,一個單間800塊錢,好在裡麵傢俱電器齊全,還算乾淨,住著舒服,我一個人月工資6000,不愁吃喝,冇有房貸車貸,所以價格我能接受。

到家後,我把山地車停到小區內,出門打了一輛出租車,就往大石橋趕去。

十幾分鐘後,就到了我跟曹陽經常吃飯的地方,老狼大盤雞,這兩年,這個品牌在鄭州特彆火,每次來吃飯都得排隊,味道也確實可以。

下了車,就看見曹陽他們兩個,在老狼門口的路邊攤上坐著,曹陽看到我,打招呼讓我過去,曹陽拎來一個小凳子,示意讓我坐下。

我把手機放到桌上,從口袋裡掏出煙,一人發一支,

“好久不見了,磊哥”,我跟張磊打著招呼。

“還是十渠,老味道”,“坐吧,成建,好久不見了,最近混的咋樣,聽曹陽說你去年就從杭州回來了,也不見你來找我”。

“還好,回鄭州這一年多,淨出差了,三天兩頭的往下麵地市跑,想叫你們一塊兒吃個飯,是挺難的”。

“曹陽跟都我說了,你這工作性質,就決定了你需要來回跑”。

“嗯,咱們幾個也就我跟曹陽住的近,偶爾一起喝點酒,你知道的我朋友不多,能聊的來的也就你們幾個”。

曹陽說道:“就你這驢脾氣,孤傲的不行,能有幾個朋友,也就我們幾個不跟你計較”。

“你曹陽不是聖人蛋嗎?能跟我做兄弟嗎?”我回道。

“也確實是,在班裡也就我們兩個另類,準確的說,我們兩個混子”。

“你們兩個確實混,不過當你們兩個,大二時,揍隔壁班李賀的時候,我覺得你倆是真男人”

“他確實欠揍,交著女朋友,還勾搭咱們班女生,不揍他,當真以為我們班冇人了”,曹陽憤恨著說。

說著話,先前曹陽點的涼菜,服務員已經端上來了。

曹陽喊住服務員,“美女,來一件啤酒,十二瓶的那種”。

張磊說:“來先把這半瓶五糧液分了,再喝啤酒,王傑的先給他留著”。

張磊剛把酒分完,王傑就來了。

“喲,這不是我們的情天大聖嗎”曹陽說道。

“賤哥(我的綽號),啥時候回來的,也不說一聲”,王傑向我問道。

“回來一年多了,你最近怎麼樣?曹陽說,你準備結婚了,跟韓麗嗎”?我問道。

“不是”

“那韓麗呢?韓麗怎麼辦”?

“分了,還能怎麼辦?”

“什麼時候的事兒?”

“已經快一年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