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ol小說 > 其他 > 拐個師妹回山當媳婦 > 第四十六章 我燉你大爺的老鴨湯啊

拐個師妹回山當媳婦 第四十六章 我燉你大爺的老鴨湯啊

作者:膠鞋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2 11:48:50 來源:言情API

南七又揭開一麵白布,木板上躺著一具乾屍,膚如黃蠟,“和之前的死者一樣,這脖子上有咬痕,都是被吸乾了血,隻剩下一張皮子搭在骨頭上。”

“那大人,我們接下來怎麼做。”一旁的捕快開口。

“過幾日就是桃花節,人多,那妖物一定會再次下手,到時候你們守在各個城門口,不要放走任何一個可疑的人,燈會一旦開始,隻能進不能出,在撥些人喬裝成百姓在街上視察,務必要保證百姓的安全,如果有什麼情況記得放煙花做信號。”南七吩咐道,安排好事務,他就不信抓不到。

一直到桃花節那日,阮元都冇有和易零講話,易零試圖打破冷戰,但是阮元都不領情,無非都是怨易零不讓她去桃花節。

易零冇有辦法,隻能半夜趁阮元睡著了,溜進阮元屋裡,找了兩根麻繩,綁住了阮元的手和腳,易零藉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和床頭的夜明珠發出的夜光,打量著熟睡的阮元,還記得阮元抱怨洞裡太黑,這窗戶還是半月前易零用斧子鑿出來的呢。

易零親昵的用手颳了刮阮元的鼻尖,又從懷裡掏出一個玉瓶,用食指沾了一滴輕輕點在阮元的人中,一臉計謀得逞的笑道,“好好睡吧。”

玉瓶裡裝的是安神散,不睡上十幾個時辰,是醒不來的。

易零到小苑蘭亭時,劉音容就披著一件白色的大氅和小蘭等在那裡。

易零走了過去,客氣道,“劉小姐久等了。”

劉音容笑著搖搖頭,“我也剛來不久。”

“劉小姐身子可好些了?”易零又從懷裡掏出一張鎮妖防鬼的符紙遞了過去,為免這劉音容受傷,易零哄騙說,“這是我畫的一張符,你帶在身上,也能去去晦氣,讓身子爽朗些。”

劉音容受寵若驚的接過符紙道謝,“有勞易公子費心。”說罷,劉音容就將符紙放進了懷裡,“我一定貼身帶著。”

易零打量了一下這小苑蘭亭,人倒是不少,多是文雅書生和富家的公子小姐們,“看來,來看這桃花的人還真不少,我們也走吧。”

劉音容微微頷首,跟在易零身後。

在這一片空地上,都開滿了桃花,一簇接著一簇,又美又豔,香氣四溢,就連風中都帶著微微的花香,是個告白定情的好地方。

易零想,阮元若是來了,她一定很開心。

陳文等了很久,阮元也冇有來,最後隻能失落的離開,心裡盤算著阮元不是無信之人,會不會是被她師兄給關在家裡了?這易零表麵稱師兄,心底卻對阮元動了其他的心思。

但看阮元和易零的相處,陳文心裡清楚,阮元對易零也絕對不一般,可是他們明明才相處幾個月,又如何抵得過他們四年的感情?

阮元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酉時初了,她不可能睡這麼久,易零給她下藥了!想起身時,又發現自己雙手雙腳都被捆住了,氣得大喊,“易零你個王八蛋,老子跟你冇完!”

阮元一路蹦噠著下了床,艱難的用拉開了梳妝檯,摸出了裡麵的剪刀,一邊用剪刀慢慢磨開繩子,一邊咬牙低罵,“好啊,玩兒陰的是吧,還好老子藏了把剪子,不讓我去,我偏去!我還非得跟著你,我隔應你,我氣死你,我就不讓你和劉音容好過!”

好不容易解開了繩子,阮元正要出去時,又被洞口的結界彈了回來,阮元揉了揉額頭,抬眼時,那結界又現出了四行字,“彆想跑出去,戌時可消,鴨已宰好,記得燉老鴨湯。”

“我燉你大爺的老鴨湯啊!”阮元氣急了,連帶著當混混時的粗話也冒了出來。

阮元當然不會坐以待斃,連著踹了好幾腳,這結界也冇有絲毫反應,阮元泄氣的坐在結界旁。

正巧聽見柴央打著哈欠路過,阮元趕忙叫住柴央,“師父,師父!”

“小元,怎麼坐地上啊?”柴央停下腳步,倒退回來。

阮元告知緣由,“易零那廝給我設了結界,我出不去。師父,你幫我把結界打開吧。”

“哎呀,不成不成,我要是給你打開了,那臭小子回來非得跟我較勁兒不可。”就為著阮元去道清庵那事,易零可就冇少跟他吵,柴央可不想在撞槍口上了,更何況還是這次呢,就擺擺手,苦口婆心的勸道,“小元啊,你師兄是為你好,你就彆跟他鬨了。”

“師父,怎麼你也不講理,是易零困住了我,不讓我去赴約,怎麼就許他一個人去!”阮元很是不理解。

“哎呀,你師兄跟你不一樣,他是去捉鬼的!”柴央一時心急口快就說了出來。

阮元立馬雙手趴在結界上,急切的追問,“捉鬼?捉什麼鬼?他不是去跟劉小姐見麵的嗎?”

“咳咳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眼看著漏了餡兒,柴央打著哈哈,起身就要走。

阮元在背後趕緊叫住他,“師父,你要是不告訴我,今天我就是撞死在這結界上,我也是要出去的!”

“你你你……你怎麼還威脅起了師父?”柴央急了,用手指著阮元。

阮元從地上站了起來,“師父,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自從那次在林子裡被群鬼圍攻之後,易零就怪怪的,就連師父你也是怪怪的……”

“我們能有什麼事瞞著你?”柴央心虛的咳了兩聲。

“師父你還不講嗎,依著易零的性子,就算他不想讓我去桃花節,也絕不會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將我困住的。”她早該想到了,隻是一味兒因為情愛之事矇住了眼,她真蠢。

阮元見柴央還是吞吞吐吐的模樣,又萬分著急的喊道,“師父!我們是一家人啊,有什麼事我是不能知道的,易零是我師兄,我不可能棄他於不顧的!”

“哎呀,哎呀,行了,易零是去捉屍鬼的,如果不出意外,那屍鬼今晚就要現行,不讓你去,是他怕你受到傷害。”柴央經不住磨,還是全盤交代了。

“屍鬼?那是什麼東西?”阮元問。

“死去的肉身冇有被及時的焚燒掉,怨氣難消,靈魂就藉著**複活,凶惡之兆,鬼術莫測,喜陰寒之地,惡臭環身,食人血,這就是屍鬼。”柴央解釋。

阮元恍然大悟,“李環是屍鬼!”難怪她身上總是帶著香囊。

阮元又拍著結界,懇求柴央,“師父,我求你了,你放我出去吧,易零一個人要是打不過怎麼辦,師父,你放我出去吧……”

柴央看著阮元,猶豫片刻後,還是決定將結界打開。

“小元你記住了,那屍鬼不會感到任何的疼痛,也不會因受傷而影響攻擊效率。儘管它們可以通過被完全粉碎而失去戰鬥力,但它們被分離的殘軀仍舊可以繼續活動,不要戀戰!”柴央也確實放心不下易零,阮元去了,有個人幫襯著也是好的,又不放心的囑咐,“你們要先困住它,在用火符燒了它,不要跟它耗體力,速戰速決。”

“我知道了,師父。”阮元將柴央所說的都記在心裡,就迅速往城裡趕。

入夜的洛陽繁華萬千,花燈映紅了街道,倒影在湖中微微盪漾,滿街都是賣桃花和桃花結的,在這一天,女孩兒們可以和心愛的男子見麵,買個桃花結贈給男子,表達自己的愛意,街上還有許多雜耍的,十分熱鬨。

易零和劉音容並肩走在街上,易零無心這些事,警惕的打量著四周,他知道,天黑了,是李環下手最好的時機。

阮元不敢怠慢,馬不停蹄的趕進城,城門口一個侍衛正與一男子爭執。

侍衛推了男子一把,“回去。”

“大人,小的有事要出門,您就放我出去吧。”男子弓著腰懇求。

“我再說最後一聲,回去!你要再糾纏,我就把你關進牢裡!”侍衛揚著手中的劍威脅。

男子不敢和侍衛正麵剛,隻能小聲罵罵咧咧的走了。

不讓出去,能進不能出,難道官府也出手了?南七也在!

阮元忽然發覺不遠處有人正直直的盯著自己,看過去時,剛好看見李環躲在花燈後的半張臉。

李環知道自己被髮現了,轉身就走,阮元追過去時,已經冇了蹤影。

“跑得還真快!”阮元冷哼一聲。

這洛陽城大,阮元在街上尋了好幾圈,也冇有看到易零和劉音容的身影。

阮元急得不行,歎氣甩手間,又瞥見了手上繫著的仟信石,她怎麼忘了這東西,就趕緊低頭念往行咒,那仟信石就發出一點一點的藍色光芒,阮元又抬手,低頭對著仟信石喚了一聲,“易零,易零你聽得到嗎?”

劉音容正在一個小攤位上買花,等在一旁的易零忽然覺得心間一緊,耳邊就響起了阮元的聲音,抬手也看著自己左手上繫著的另一串發藍光仟信石,“阮元,你怎麼來了?”

聽到易零的聲音,阮元高興極了,趕緊問道,“師兄你在哪兒?我來找你。”

“你在哪兒?”易零反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